第62章 凌晨暗杀_寡妇门前是非多
笔趣阁 > 寡妇门前是非多 > 第62章 凌晨暗杀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2章 凌晨暗杀

  杨平前脚刚走,张德和梅花嫂就回到了大队院。//Www。qb⑤.cOm/“咦,小季和那帮小子呢?”张德问李志东,“他們几个跑哪去了?”這个民兵排长在民兵连长面前也是一样的飞扬跋扈。

  “都回家吃饭去了!”李志东說,“天晚了,他們也都饿了。我过来查岗,顺便替他們值班了。”

  “哦,还是连长觉悟高!”张德走到小黑屋前,从窗口向里面望去,“没有人来过吧?”

  “没有。谁会来看望阶级敌人呀。”

  “是啊,是啊。”张德說,“梅花嫂,过来吧,把你带的饭和茶水递进去吧。让他們都吃点,别真的饿死了!”

  梅花嫂挎着包袱走到窗口,左手抹了把脸,仿佛在拭去眼角的泪水,“大义,我……我来给你送饭来了!”声音有些呜咽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大义问,“别担心,我們已经……”话忽然停了下来,仿佛是被人捂住了嘴。

  “怎么了?……你們已经怎么了?”张德警惕地问。

  “我們已经饿坏了!”李自强說,“又渴又饿!你們还想让人活不?快让人拿饭来,快给提点茶水来!”

  “嘿嘿,”张德一阵奸笑,“梅花嫂這不是给你們送来了吗?都先吃点,别抢,饿不死!”

  一小包袱煎饼、一暖瓶茶水从窗口里递了进去。“大义,我……我……”梅花嫂哽咽着,不停地抹着眼泪,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。

  “行了,行了!饭已经送了,梅花嫂你就快点走吧。”张德催促着。梅花嫂无可奈何地走了。不一会儿,房子里便传出“咯吱”、“咯吱”吃煎饼的声音,张德满意地笑了起来。李志东也笑了。

  小季和几个看守民兵回来了。张德安排說:“你們上半夜看守,下半夜我来换班。记着,警醒点,可别出什么乱子。”

  杨进礼的家里。

  “嘿嘿,梅花嫂那个小娘們还真带劲!”杨进礼一阵淫笑,“怪不得這么多人想着她!”

  “支书您艳福不浅!”

  “哈,我看中的娘們,哪个不乖乖的给我!”杨进礼自吹自擂,“看看,今天不费吹灰之力,就搞定了一个。”

  “說真的,梅花对大义还真够用情!”杨进礼說,“为了给大义送饭,为了大义不再遭人毒打,她连這事都答应!……还真没有看出来!”

  “嘿嘿,這說明支书您的魅力大。”张德谄媚的說。

  “对了,她带去的饭那些人都吃了吗?”

  “吃了!一个个饿得像三天没有吃饭的狗!”

  “好!”杨进礼說,“张德,半夜时分,你过去把他們一个个全解决了!”

  “支书,我……我……”张德吞吞吐吐,好像很为难的样子。

  “怎么了?害怕了吗?他們吃了加了药的饭,喝了我們下了药的开水,浑身乏力,只知道睡觉,你去处理还不和碾死一个蚂蚁一样轻松?!?”

  “是是是!我是担心万一失误了,误了您的大事。”

  半夜时分,看守們已经到别的办公室里睡觉了。“吱扭——”小黑屋子的门轻轻地开了,走进一个黑色的身影。张德侧耳倾听,只听到房内均匀的睡鼾声;借着朦胧的月光,他可以看到屋子的地板上,有五个身影睡在稻草上,横七竖八地躺着,没有一点规律。

  张德蹑手蹑脚地向他們靠近,近了,更近了!他抬起脚,恶狠狠地向最近的一个身子跺了下去——不对呀,這感觉不像一个人体,是一捆草料!人呢?人哪去了?不好!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只听到耳边响起一阵风声,张德一个狮子摆头,一个棍子擦着他的脸砸下,蹭得他的脸颊火辣辣地疼!张德一个回肘,重重地击在挥棍人的胸口上。“哎吆——”一声,噔噔噔一阵后退,大义捂着胸口就跌坐在地上。

  正在這时候,其他几个人扑了过来,有抱腿的,有抓住胳膊的,有按住头的……张德看看危机,右手一阵乱摸,从大腿部拔出一个明晃晃的匕首,恶狠狠地向抱住自己腿的那人刺了下去,接着就拔出刀来。“啊——”刘连一声尖叫,一股热乎乎的东西随着声音直喷出来,热乎乎的,一股血腥的气息。

  “刘连!”李自强急促地叫了一声。好,找的就是你,张德抡起匕首向身后的李自强的狠狠地扎了下去!眼看就要刺中了,忽然从一侧蹿出一个身影,一下子挡在李自强的身前,“啊——”的一声惨叫,匕首深深地插进了那人的心口。

  “杨老师——”李自强呆住了。

  张德拔出匕首,再次逼近李自强,忽然只听到“呜”地一声,“啪——”一棍击在张德的手腕上,手里的匕首“当啷”一声掉到地上,又一棍,后脑勺上正中!张德“吧唧——”一声,就那么直挺挺地躺了下去。

  “老天,我杀人了!我杀人了!”大义惊叫着。

  “别慌!大义叔!”李自强說,“看看他們两个怎么样了?”几个人围在杨士君和刘连的身边。

  “我的腿被扎了一刀!”刘连說,“不过没有什么大问题!”

  “我……不要紧!”杨士君老人說,“你……你們快走吧!被……他們发现……你們就逃不了了!”

  “杨老师,我們一起走吧?”

  “不……這……是我的家。”杨士君声音微弱,“你們……快走!”

  “我們走!”齐敬山背起受伤的刘连率先冲进了夜幕,李自强和大义也冲了出去。

  “到杨平家为刘连包扎一下,”李自强說,“流血过多可就坏了。”。

  “杨平,杨平!”半夜里,朦朦胧胧中,杨平似乎听到有人在轻轻地叫他。

  “谁啊?”

  “我!”哦,是李自强老师!他怎么出来了?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!杨平赶紧起床。一开门,他們几个便冲了进来。

  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杨平点起煤油灯。

  “刘连受伤了,被人刺了一刀!”

  “啊?”杨平吃了一惊。

  “伤到哪了?没事吧?”小香甜闻听也起床来了。

  “没大事,”刘连皱着眉呻吟一声,“大腿上,肉厚,没有问题。”

  香甜用热水为刘连擦了擦伤口,还好不是很深,杨平找到一颗消炎的药丸,碾碎了倒在了伤口上,又找了点干净的布,帮他包扎了起来。

  “大义叔,你还在這里呆吗?”李自强问。

  “我也得走了!”大义說,“這里我看无论如何也呆不下去了。”

  “那你和齐敬山照顾着刘连一起回县城吧。”李自强說,“你們到县医院去找我妈妈!”

  香甜问:“李老师,你不走吗?”

  “我不走,我要留下来继续和他們斗!”李自强說,“他們搞暗杀,說明我們的存在对他們构成了的威胁,他們很害怕。我們走了岂不是正称了他們的心意?”

  “以后就你一个人了,你可要小心点!”大义不无担心地說。

  “没事,不是还有杨平吗。”

  “是啊,我会和李老师在一起的。你們放心!”

  “我也会帮他的。”香甜說,“你們放心!”

  齐敬山背起负伤的刘连,和大义一起冲进了那茫茫的黑夜中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ll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ll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